饿了就会以为什么都好吃 调味料 英文

 常见问题     |      2020-09-21 16:11

类似的古罗马的大贤西塞罗有过段差不多意思的话。

“晚食以当肉”——晚点用饭就当是肉了。

艺术也是:饮食越清淡的地方如古希腊艺术——日常吃橄榄油、鱼、麦面包、盐、葡萄酒兑水——越清爽明快;北方艺术好比英国——牛油面包、胡椒、各色酱汁和调味料——艺术越庞大繁丽。

“犹如充满阳光的泉水其中的沙砾只让水显得更为清澈。”

某种水平上现代的庞大调味与现代的商业宣传是异曲同工的:

村上春树说过个类似的体验:他第一次赛马拉松是夏日的雅典往马拉松古战场跑。跑着跑着就格外想喝啤酒了——到最后真喝上了固然不如想象中鲜味。

换个角度想。

细想这话的逻辑很简朴:

很容易就疑惑着人让人不小心就吃了或购置了超出自己需求的工具。

就像我们日常吃吃挑三拣四;真饿久了以为油炸碳水才解馋。

饿了就会以为什么都好吃。简朴的匮乏轻易获得满足就会获得大脑奖励出的种种激素。

最好的饮料添加剂是干渴?

“拉丁民族的乡下人只要一碗汤 或者一块涂蒜泥的面包或者半盘面条在北方的浓雾之下这么一点儿食物是不够的。”

法国学者丹纳先生在《艺术哲学》里的一句话:

——而各色华美的调味料和五光十色的商业宣传就是希望让人忘记一个很简朴的事:

现在看来是因为这两者都很容易麻木大脑让人发生本不需要的幻觉去追求自己本不需要的工具。

欧洲人在中世纪喜欢用庞大的调味料。一半用来炫富一半用来在谁人没有保鲜冰冻技术的时代让食物适口一点。

固然各人追求喜欢的工具那是各人所好但无论怎么奔忙归根结底都是为了自己开心;一旦反而成为了肩负未免舍本逐末。

而不至于拖累自己。

但坏处是用兰斯某位主教的说法:

最好的调味品是什么呢?

托尔斯泰以为希腊艺术幸亏清澈:

所以不妨说最好的调味品是饥饿?

晚点吃饿了什么都好吃。

或许类似于吃不蘸酱的白斩鸡人很容易吃到饱就算了;如果蘸了蒜泥酱呢?乐此不疲一下子就吃撑了。

“这些是为了让你快乐而存在的是手段而并不应是生活的目的自己”。

“容易让人吃下凌驾自己需求的工具”。

或许简朴的饮食比力容易连带出简朴的生活方式?